6六

【安雷】About you.

我!!!我等了一下午的粮!打call

式微不归:

校园pa,算是双向暗恋,含少许瑞金。

强行抽了雷总的鞋垫并给安哥增高5厘米。()

oooooooc

———

“安迷修。”

“嗯?”

刚睡醒的雷狮慢悠悠打了个哈欠:“大爷我饿了。”

“……”从书堆里抬头的安迷修同学脸上写着unbelievable就差滚动播放了:“这才第三节课,你早上不是吃了早饭吗。零食我这儿没有,你自己到初中部找你弟要去。”

“卡米尔的零花钱被我管制了,谁让这孩子天天吃甜食,不怕长蛀牙的。”

“你可闭嘴吧,饿了忍着,我要听课。”



高三的校园生活并不好玩,以前都还能溜去初中部关心关心卡米尔管管佩利和帕洛斯,要不就打打篮球秀一把操作,实在闲了还有个同桌可供消遣, 但课间就像丹尼尔手中的粉笔头一样被压榨得越来越短,如果用住在他家隔壁那个小姑娘的话来说,高三老师手下有完整的十分钟能和没马的骑士一起并列年度最佳笑话榜榜首。

万恶的应试教育,呸。

安迷修的态度与雷狮截然不同,上课听讲下课刷题,丹尼尔的办公室不知道跑了几趟,成绩拔尖儿也是理所应当;然而雷狮这种日常风纪跑偏、上课睡觉下课仍然在睡觉、老师办公室一次都没有光临过的学生竟然也能考到年级前十,就有点反人类了。

雷大爷呵呵一笑:“这叫天份,智商碾压懂吗。”

有人小道消息灵通,打听到事情的真相是安迷修私下一直在借雷大爷抄笔记还带讲解,听说被当事人知道后追杀了整整半学期。

好在学校里奇葩众多,安迷修和雷狮永远都不是最出风头的。无论是跟楼下跳级读高一还到处搞事的嘉德罗斯还是在众人眼里成天牵手走到哪里都是一片“yoooooooo”的格瑞和金比起来,他们的那些破事儿的确不算什么。



周五的晚自习要少一节,安迷修收拾完书包一回头就对上了雷狮的视线:“恶党?”

雷狮托着腮帮子趴在桌上偏头看他:“你今天骑车来的?”

“是……你要干什么。”

“今天书多,搭个顺风车。”

安迷修很想提醒他一下只需一通电话就会有一百个保镖开着玛莎拉蒂到校门口来接少爷回家,哪里用得着屈尊来挤自己这辆小破车,万一给您磕着碰着怎么办我觉得我会第一个笑出声的。

最后雷大爷还是坐上了安迷修的吉安特,两个人外加书包的重量让车身摇摇晃晃了一路,雷狮挑了个角度抓住安迷修衬衫下摆才能稳住身体。

又是一个颠簸,书包带子直接滑到了手臂,拽得自行车的重心往一边偏去。据雷狮回忆,自己也不知道当时是怎么回事,反正回神过后手已经抱住了面前这人的腰,脸还贴上了背。唔,手感不错。

安迷修的声音在风中听起来有点儿飘:“恶党你松点劲儿,我要被勒死了。”

“闭嘴看路,把本大爷摔着卖了你都赔不起。”

“好好好……”



后来被安迷修问起为什么心血来潮想搭他的自行车回家,雷狮愣了愣,甩他一记白眼说自己想去。

打死他都不会承认是因为看见格瑞和金天天这么回家才想试一试的。


End.

—————

第一次写校园基本全是流水账,残念。

安哥是被收养的,虽然养父母家很有钱但是感情不深,基本上都是自己考奖学金自己花,文中那辆吉安特就是他用第一笔奖学金买的,宝贝得很,在雷总之前从来没人坐过。对我就是私心怎么了。(你

雷总就不用说了富二代官二代什么都有对没错就是这么苏。

最后祝各位中秋快乐。